香港分社正文

宋王朝的衰落,與消費有什麽關系?

时间:2019年11月29日 16:34  稿件来源:北京日報


資料圖。圖源:北京日報

  雖然歷史不會簡單地重復,但總是重復驚人相似的一幕,所以前世足以為後世之鑒。從公元960年到1279年,宋代幾乎遭遇了一個國家、一個社會可能遇到的各種復雜情況,因此,宋代依然是很好的一面鏡子。

  歷史的時空中漂浮著萬千碎片,北京外國語大學何輝教授研究歷史經濟的代表作《宋代消費史:消費與一個王朝的盛衰》,就是選取了宋代消費這一獨特視角,通過考察影響消費的諸因素,考大國之變,制今明之鑒。

  宋代在人們的印象中是光芒四射與積貧積弱的矛盾體

  提起宋代,很是讓人糾結,就連真實的宋代也讓人難以確定。歷史學家陳寅恪評價:“華夏民族……歷數千載之演進,而造極於趙宋之世”;曾擔任亞洲研究協會主席的美國學者羅茲·墨菲也稱“宋朝算得上一個政治清明、繁榮和創新的黃金時代”。

  翻看歷史,確實證據諸多:街巷制取代里坊制奠定了中國現代城市的基本格局;印刷術、指南針、火藥的應用與外傳,對中國乃至整個世界都產生了深刻的影響;《清明上河圖》的背後是一個富甲天下、空前繁盛、經濟總量占當時世界一半有多的富庶國家;夜市、夜生活、旅遊等也都是從這里發跡;理學、文學、史學、藝術等造就了中國文化歷史中的豐盛時期;政治上也實現了從中古世紀向近代社會形態的轉型……中國歷史上,乃至整個人類文明史上,宋代的偉大貢獻都是抹之不去的。

  然而,留在教科書中的宋朝,則是用“積貧積弱”來形容的,歷史學家錢穆就說:“宋代……內部又終年鬧貧,而且愈鬧愈兇,幾於窮得不可支持。”當然,證據也很多:與之前的王朝相比,統治疆域面積最小;而且讓人首先就想到靖康之恥、崖山之劫、澶淵之盟,屢戰屢敗、喪師失地、割地賠款,不僅繳納“歲幣”贖買平安,還制造了臭名昭著的“兒皇帝”,狼狽不堪的程度遠超喪權辱國的晚清;就連引以為豪的經濟,政府也是常常“入不敷出”、赤字連年,窮到連軍糧都無法充分供應,王安石就曾說“今士卒極窘,至有衣紙而擐甲者,此最為大憂,而自來將帥不敢言振恤士卒……”甚至“只是僥幸沒有遇上嚴重的天災人禍,才保宋朝百年平安”;對老百姓來說,宋朝更是一個非常黑暗和恐怖的朝代,經濟上的被盤剝自不用說,《宋代酷刑論略》一書今日讀來仍覺害怕。

  也許,繁華自由、光芒四射是真實的宋代,暗黑恐怖、積貧積弱也是真實的宋代,正是這樣一個矛盾的復合體,綿延了316年之久,在中國自秦統一之後的大王朝中僅次於兩漢排在第二,在戰爭中立國,也在戰爭中亡國。

  宋代遭遇了那個時代的“中等收入陷阱”

  如果用“中等收入陷阱”經濟學概念梳理歷史,那麽,宋代則遭遇了那個時代的“中等收入陷阱”, “中等收入陷阱”的根源究竟是什麽?何輝的《宋代消費史:消費與一個王朝的盛衰》正是在做這個方面的探索。

  書中,我們不僅可以了解宋代人吃什麽、穿什麽,平日里都有哪些娛樂、休閑,還可以了解宋代不同時期的貢賦品種與數量,可以了解宋代主要城市普通雇工的收入和消費水準,可以了解秦檜的年收入,甚至可以知道宋代的“房地產泡沫”,要想在開封買一套普通住宅,一般收入群體不吃不喝得150年到400年,“農民工”則需要800多年的努力,官人吃飯一餐“即銀近百兩矣”……

  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,消費則是經濟基礎的一面鏡子。宋代商業發達,沒有宵禁,甚至是二十四小時營業,車馬擁擠,人頭攢動;酒樓、茶館里吹簫、彈阮、歌唱、散耍之聲可傳入深宮,有的酒樓一到晚上數百名濃妝艷抹的妓女聚滿長廊,以至於宋徽宗都抵擋不了誘惑……娛樂場所遍地開花,北宋首都開封僅一個片區就有大型娛樂場所五十余座,大的可容數千人,南宋杭州的娛樂場所比北宋開封還要多……《朝京里程圖》類似如今的旅遊地圖,旅遊成為了一個專門的產業,“洛陽的牡丹花節”、“開封的菊花節”那個時候就開始舉辦,琉璃瓶已是奢侈品,富人消費則還要在瓶里貼上一層金箔片……寵臣宦官大肆興建園苑,收集奇花異石……

  民間消費與王朝盛衰的歷史鏡鑒

  投資、消費與出口被稱為實現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,宋代基本上還談不上出口經濟。消費是整個經濟鏈條的最後一個環節,在經濟學的意義上,投資每增長一個百分點,能拉動經濟增長0.2%,而消費每增長一個百分點,能拉動經濟增長0.8%,是投資的4倍。

  所以,何輝教授將“解密”的關鍵放在消費上,通過大量的史料,最後得出了一些基本的結論:經濟因素是影響宋代消費的決定性因素,社會消費受到政治與軍事因素影響非常明顯;政治腐敗、社會動蕩嚴重降低了人民的生活消費水平;輿服制度制約著民間消費;宋代的消費觀念與社會風尚受到統治階級的影響甚至左右;最主要的消費群體是宗室、官僚和軍兵,限制了真正的大眾消費需求的產生;奢侈消費讓大宋陷入財政危機;以土地兼並為“催化劑”加上權力高度集中、財富高度集中,不僅導致了異常脆弱的貧富二元社會結構,也阻礙了社會生產力的發展,更使得原有社會聯系弱化、消解,個體以原子態存在,最終讓宋朝成為一根一擊即倒的朽木。

【編輯:马华

  • PRINTED BY: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/F.,Global Trade Square,21 Wong Chuk Hang Road,Southern District,Hong Kong
    Tel: (+852) 28561919 Fax: (+852) 2564745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