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分社正文

建造維護圓明園的巨額經費,究竟從何而來?

时间:2019年12月02日 15:55  稿件来源:北京日報


資料圖。圖源:北京日報

  圓明園,這座被法國傳教士王致誠譽為“萬園之園,無上之園”、被法國作家維克多·雨果稱為“理想與藝術的典範”的皇家園囿,始建於康熙末年,大規模營建於雍正和乾隆年間,至嘉慶與道光年間,又有局部擴建,面積達5200余畝。

  圓明園的建造、維護和日常運行費用是個天文數字,由內務府設立的圓明園銀庫負責掌管。那麽,如此巨額的經費是從哪里來的呢?根據有關史料的分析,可以發現經費的主要來源。

  第一,由內務府的廣儲司劃撥而來。

  廣儲司負責管理內務府銀庫,是專門掌管內廷經費的機構。內務府廣儲司撥付給圓明園銀庫銀兩並不經常,多是根據需要臨時撥給,主要用於工程建造。最早的一次撥付是雍正三年(1725),該年二月二十五日,內務府大臣允祿在給皇帝的奏折中說到圓明園需要錢糧的事情,雍正帝立馬下旨:由廣儲司取銀30萬兩。這筆銀兩的劃撥,標誌著圓明園大規模營建的開始。

  乾隆二十一年(1756)十二月,內務府大臣三和等就圓明園水法工程、同樂園大戲台工程的工料銀問題請旨,乾隆帝諭令廣儲司向圓明園銀庫劃撥20萬兩銀。乾隆二十四年七月,廣儲司又劃撥10萬兩銀給圓明園銀庫,用於支付舍衛城等處工程經費。道光時期,清朝財政已經遠不如從前了,各地應該解送到廣儲司的銀兩一直未到,致使廣儲司銀庫賬面上只有5000余兩銀子,不敷支領。道光十一年(1831)八月,廣儲司只得從皇家預備金——封貯銀中支付5萬兩銀子給圓明園銀庫。

  第二,圓明園的經營所得。

  圓明園的經營所得中有地租、房地租、荷租、葦租等,另外,還有將銀兩借給鹽商收取的利息。乾隆十八年以前,圓明園內稻田由旗人承種,每年收獲的稻米除留下種子外,其余全部交給內務府糧倉。乾隆中後期,民人也可以承種圓明園內稻田,如圓明園熙春園等處有261.5畝地,自乾隆四十七年(1782)開始招佃宛平縣民人承種,每年向圓明園銀庫繳納租銀80兩。靜明園的12畝稻田、蔬菜、果品和昆明湖蓮藕也一並變價,將其收入上繳圓明園銀庫。圓明園銀庫還征收圓明園一帶的房地租,乾隆十六年以前,每年約有500余兩銀子流進銀庫。嘉慶年間,圓明園銀庫仍在征收房地租。

  圓明園銀庫還把銀兩交給鹽商,征收利息。如乾隆四十九年(1784)九月,長蘆鹽政征瑞便奏請領借圓明園銀庫現存銀20萬兩,貸給殷實鹽商使用,按一分起息,每年底繳納利息銀2.4萬兩,遇閏加增。

  有的年份米價上漲,圓明園內的工匠糴食艱難,朝廷就把安和橋豐益倉的余米賞給圓明園工程處。圓明園工程處再按照市價賣給工匠,將賣得的銀兩上繳圓明園銀庫。如乾隆二十五年,圓明園工程處賣出米價銀20720.726兩,按照皇帝旨意,全部交給圓明園銀庫。

  在圓明園銀庫經營所得中,除去糶米所得的銀兩具有偶然性以外,地租、房地租、荷租、葦租和發商生息等具有穩定性。這些經營所得,一般用作圓明園維修和日常運行經費。

  第三,山海關、淮關等稅關上繳的盈余銀。

  清代內務府把持山海關、淮關等榷關,將稅收盈余銀作為內務府收入的重要來源。盈余銀是相對於正項銀而言,屬於多征的部分稅銀。內務府控制的山海關、左翼關、右翼關、張家口和殺虎口等關稅的盈余銀主要上繳給圓明園銀庫。山海關關稅是一種口岸稅,征稅範圍包括奉天、直隸北部各邊口岸和奉天沿海各海口,約40多個陸海口岸,稅務監督往往由皇帝寵臣擔任。乾隆年間,山海關關稅中,每年有5萬多兩盈余銀上繳圓明園銀庫。

  淮關是清代設立在淮安的榷關,這里是黃河、運河和淮河的交匯處,稅源充足。淮關的盈余銀一貫是“盡收盡解”,全部上繳。淮關每年從盈余銀中提存辦公銀1萬兩,扣除固定的養廉銀和飯食銀共892.8兩外,余下的9107.2兩銀全部上繳圓明園銀庫,自乾隆初年至鹹豐九年(1859),此數額一直沒有變化。除去解送余存辦公銀以外,嘉慶、道光年間,淮關大多數年份還同時解送5000兩養廉銀,並且成為慣例。

  第四,兩淮、長蘆等鹽政繳納的盈余銀。

  在清代,兩淮和長蘆鹽政均向圓明園解送了大量銀兩。僅揚州鹽商就先後8次交納盈余銀給圓明園,每次數目均可觀,如乾隆十二年交圓明園銀八萬兩,次年,交圓明園銀十萬兩。乾隆年間,長蘆鹽政每年向圓明園繳納數量不等的盈余銀,如乾隆三十一年,向圓明園上繳盈余銀25250.1兩,次年繳納盈余銀25759.2兩。嘉慶年間,長蘆鹽政除向圓明園繳納6400兩-9000兩的各項盈余銀外,還有數額固定的養廉銀。繳納辦法是每年解交當年的養廉銀和上年的各項盈余銀,數額一般在兩萬四五千兩左右。道光年間,長蘆鹽政每年仍然解送上年養廉銀17120兩,還有盈余銀七八千兩,均交圓明園銀庫收貯,如道光五年(1825)正月,總管內務府奏長蘆鹽政解送道光四年養廉銀17120兩和道光三年盈余銀7729.939兩,共24849.939兩給圓明園銀庫。

  另外,各地鹽商每年自願向圓明園繳納5000兩-7000兩不等的當規銀,此為清朝陋規之一,並在嘉慶、道光和鹹豐時期形成慣例。嘉慶和道光中期以前,山東鹽商當規銀上繳數額一般在4000兩以上,在道光後期和鹹豐年間,則減少到4000兩以下,甚至1000余兩。

  前述榷關和鹽政之所以樂意向圓明園銀庫繳納銀子,目的是博得皇帝的好感,然後借助皇權的威力,謀取自己的私利。

  第五,罰金、沒官和商人與官員捐獻。

  罰金是將有過失官員的養廉銀和俸祿扣下不發;沒官即把犯罪官員的家產全部“入官”。這些罰沒銀兩先交給內務府,再由內務府奏請皇帝批準,轉交圓明園銀庫。乾隆五年(1740),康熙朝大學士明珠家的總管安圖,被抄沒入官,在其宅內刨出白銀200萬兩,官房內刨得白銀102315兩,其中的40132兩,撥給圓明園。乾隆五十三年(1788),兩淮鹽政征瑞被罰6萬兩養廉銀,上繳圓明園銀庫。

  乾隆十二年到二十五年,乾隆皇帝建造了長春園西洋樓,仿照無錫寄暢園改建了廓然大公,耗費了大量銀兩,於是,鹽商們紛紛捐銀助工,如乾隆十二年六月,署理兩淮鹽政吉慶奏稱,兩淮鹽商程可正等情願捐銀16萬兩,交圓明園處查收。乾隆二十年(1756),程可正又向圓明園捐銀25萬兩。乾隆二十二年九月,兩淮鹽商黃源德等向圓明園銀庫捐銀30萬兩。乾隆二十五年,黃源德等又將10萬兩銀捐給圓明園銀庫。

  同治年間重修圓明園時,曾經發動官員捐獻銀兩,但效果不佳。自同治十二年(1873)十月,內務府奏請皇帝通飭在京王公大臣竭力捐輸,備修復圓明園之用度以來,至十三年四月,捐獻額度不足30萬兩。

  可見,圓明園經費來源是多元的,並非由國庫撥付,它有自己的經費籌措辦法。其中榷關和鹽政繳納的盈余銀、養廉銀和辦公銀等是主要來源,其次是鹽商的捐獻和發商生息所得。

  大致而言,在嘉慶朝以前,圓明園的經費籌措渠道多、數額大,以後則越來越困難,這與清朝的財政狀況日益嚴峻密切相關。

【編輯:马华

  • PRINTED BY: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/F.,Global Trade Square,21 Wong Chuk Hang Road,Southern District,Hong Kong
    Tel: (+852) 28561919 Fax: (+852) 2564745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