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金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现金平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04 20:23: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排队等待核酸检测的人群 。受访者供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像祝女士一样往返北京—河北的跨城通勤族原本是一个数量比较庞大的群体,此前虽然通勤时间相对较长,但还是在自己的可控范围之内,很多人也习惯了这样的通勤时间与节奏,然而北京此次突如其来的疫情彻底打乱了他们原本的通勤之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家住廊坊市香河县的陈女士有也祝女士的担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有时候会碰到没有核酸检测报告但是想回家的人,司机会劝他下车。其实并不是赶人,只是就算让他坐车,到了检测站也过不去。”祝女士称,原本还可以一趟车直接到家,虽然住得远,但是整体来看还是比较方便的,但是现在因为拥堵无法通行,无奈之下都选择提早从公交上下车,然后步行走2公里左右到达检测站,排队检查,刷身份证和核酸检测报告,然后过了检测站再打车回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们的全速奔跑就是为了让病毒不再“奔跑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北京新增确诊病例已经连续5天保持在个位数,数字相对稳定了,应该说前一段相关部门的果断出手起了很大作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报道称,其中包括刑事情报科(CIB)总警司王忠巡、去年多次现身警方记者会的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(O记)高级警司李桂华等。7月3日北京宣布,通过采取核酸检测“应检尽检”和风险人员“应隔尽隔”等超常规措施,已有效阻断了疫情传播渠道,疫情风险始终处于可控范围。7月4日0时起,北京市低风险地区人员出京,不再要求持有核酸检测阴性证明。对此,海霞有话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这样的选择是因为相对来说更快一下,否则可能需要等1个多小时,甚至2个小时才能过去。”祝女士无奈的告诉记者,要不然回到家就半夜了,第二天还要起很早去上班,实在是没办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可能是由于许多人没有核酸检测证明无法通行,所以现在早上7点出发,还是相对比较通畅的,但是晚上下班不行,6点半下班,8点左右到检测站,回家最早也得近10点,有时更晚。”祝女士发现最近相较最初限制通行的时候人少了一些,但问题是在燕郊居住的人也没办法一直请假或者长时间在家办公,所以陆续都开始做核酸检测,过几天可能又得像最初一样,人挤人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祝女士无奈地告诉记者,根据北京市防疫规定,出京需要核酸检测阴性报告,排队检测加上等结果,请了一天假,在酒店住了一晚。“但我应该算是比较幸运的了,我有同事,因为核酸检测排队就请了4天假,回不了家同样要住酒店,所有的费用都是自己出,请假还要扣工资。”